谭中:透过特朗普未知数看中美关系前景
跨过大洋 正像苏东坡《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凹凸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说,作为当事人的中美联系决议计划者(华盛顿如此,北京又何曾不如此)不可避免自我与彼此间认 跨过大洋正像苏东坡《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凹凸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说,作为当事人的中美联系决议计划者(华盛顿如此,北京又何曾不如此)不可避免自我与彼此间知道抵触,但大前提是:两国早已通过“不打不相识”阶段,今处于一致与对话沟通大堂之内。与基辛格齐名的资深政论家、卡特总统时期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Brzezinski)于2009年提出中美“二强联合”(G2)观念,尽管没有进入两国官方方针文献,却在中美联系中构成布景交响音乐。我国国家主席中领导人发起了多年的中美“新式大国联系”便是依照其旋律谱出来的。布热津斯基2009年宣布的《二强联合能够改动世界》(The Group of Two that could change the world)文章,回想1978年他到北京洽谈中美建交时,北京只要1200外国人,到2009年添加到15万(仅美国大使馆就有1100美国官员),以为中美建交对我国“改革敞开”新局面作出了严重贡献。八年奥巴马政权依照布热津斯基规划在美-欧-日七国集团(G7)以外特别树立美中对话机制。从政治与世界联系视点来看,中美联系未来在特朗普年代是个未知数。美国新总统“变脸”是否等于美国“变天”,特朗普是否会把今世美国“世界宪兵”人物撤退到“门罗主义”年代,是否会从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战略开展成不对亚洲插手,是否会“商人利益挂帅”等,现在都看不到答案。但是从人文社会视点来看,未来特朗普政权现已有了四大已知数。榜首,特朗普是个没有意识形态包装的暴露野心家,圆了总统梦后必定想做个超凡历史人物,会在“有所为”上狠下功夫。第二,他超逸思想意识,必定会在各种政治经济理论缝隙中钻空子,旨在打破束缚、不择手段地发明非凡成绩。第三,他这次胜选,绝大多数人没有料到,他自己也没料到(大选前十多天内他反复强调美国推举是作弊体系,假如没选上,他不会承受推举成果)。他所得选票,只占总数47%(比希拉莉少200万票),大选揭晓后大众激烈抗议没完。这样的弱势总统不得不行动稳重,多方顾问再做严重决议计划(和小布什上台的状况大大不同),逼上梁山或许性不大但却不是没有。第四,天降大任于年逾古稀的老朽,日理全球万机伤神(奥巴马八年往后“朝如青丝暮成雪”),竞选时特朗普已通过火依托35岁的大女儿伊万卡(Ivanka),往后四年的华盛顿衙内必定会有伊万卡“垂帘听政”。全世界政府、企业与控制精英都会瞄准这位白宫主人贤内助,北京想必不会落后。2017年至2020年特朗普当政正值我国“不成功便成仁”圆榜首个“百年梦”(2021年中共建党百周年我国完结“平和兴起”、树立全面小康社会)的最要害四年。曩昔我国开展主要向发达国家商场输出劳力密集型产品,现在经济战略转向对开展我国家与新式商场输出高端配备产品以及服务,这样一方面削减对美国商场依靠,另一方面与美国经济互补性也削减。我国持续在快速道上开展(年添加6%至7%)等于追尾美国大车,添加撞车风险。中美堕入“修昔底德圈套”(Thucydides Trap)抢夺超级大国位置,而像古希腊斯巴达和雅典发作战役同归于尽的惊骇,因为中领导人两次在美国(2013年6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2015年9月在西雅图)释出好心,以及奥巴马一再强调我国安稳对全世界都有优点(我国出了过失对世界晦气)而消除。最怕是守成大国对新式大国存在 “潜在要挟”的惊骇,像当年大英帝国对德国兴起那样,是形成榜首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原因。尽管近年来北京接连举行“读懂我国”的世界论坛,许多我国言辞使国外观察家感到我国忙于在华盛顿太阳系外制作北京太阳系,共和党人与美国进攻型现实主义者(他们会紧靠特朗普白宫)发生“一山不容二虎”思想。11月22日我国副总理浩瀚在华盛顿美国我国总商会和全美州长协会为他举行的欢迎午宴上,重复了三年前在美国讲过的中美像一对夫妻的论题,说出夫妻越是酷爱与彼此关心,就越简单吵架,好像北京现已做好思想预备,迎候未来特朗普政权在金融与交易问题上大张挞伐,预备以吉祥来化解对立。再回到前面“二强联合”的论题,在特朗普年代是否会变成“二虎”,或许依照浩瀚的夫妻比方引申出唐高宗和武则天皇后“二圣”等量齐观、联袂治国的局势呢?未来中美这“二虎”与“二圣”机缘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浩瀚在午宴上说,未來五年,我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产品,将使用5000亿美元外资,对外出资7200亿美元,6亿人次出境旅行,这些话是专门瞄准未来美国商人总统耳朵的。但是应该看到未来局势的复杂性:白宫主人“变脸”不等于美国一超独秀霸权主义主动退避。是否有或许我国挺特朗普为“中兴”总统,使美国凭借我国开展而更“超”、更强呢?美国言论现在看到的是我国“独赢”的希望激烈,个人主义习气难改。我国喊出的“走出去”,应该是“走进去”,那样才干“你中有我”,我国应该全面敞开,那样才干“我中有你”。换言之,中美联系的未来开展取决于14亿人的文明大国。未来四年中美联系的好坏,是对我国领导人的才智与精干的查核,北京应起道义领导作用,使得两国政治上有气愤,经济上开暖气,外交上讲和气,法律上持正气,交往上倡人气,办法上接地气,那样的话,局势再复杂多变也不会使布景交响音乐中的“二强联合”旋律消失。作者是从印度退休的华人学者现居芝加哥美国言论现在看到的是我国“独赢”的希望激烈,个人主义习气难改。我国喊出的“走出去”,应该是“走进去”,那样才干“你中有我”,我国应该全面敞开,那样才干“我中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